【第21集】

 于煥又何嘗好受。他猛灌酒讓自己喝的酩酊大醉,然後不知不覺走到恩星住處,不斷叫喊,請她開門。接著趴倒在恩星身上,害她閃也不是,躲也不是。看他醉得不醒人事,所以沒叫他。就這樣靜靜地看著他,輕輕地觸摸著他。隔天早上備齊早餐,一個人先行上班。于煥隨後也到店裡,跟恩星抱怨為何帶他去喝酒,為何不收下項鍊。

 二分店接手東海的企劃案,負責人正是于煥和恩星,兩天一夜的行程。承美知道後感到質疑,明明搬出去的人怎會還在分店做事。于煥也同樣疑慮,提起勇氣問奶奶,她老人家說恩星有側隱之心,也就是無法回頭的行為。譬如來說,一般人看到可憐的人會說[那個人很可憐],但絕不會出手相助。反而恩星這種無法讓自己回頭的人,就會挺身而出,自願幫忙。這就是奶奶為何願意無條件相信恩星的主要原因。

 正當承美在意于煥和恩星要出遠門,公司恰巧指派她送東海投標新方案,剛好解決她眼前的煩惱。而俊世因為工作關係,也一同前往。四個人利用休息時間先在附近的遊輪餐廳安排行程,走走停停,場面已經尷尬。承美卻加油添醋講錯話,破壞氣氛。恩星夜裡實在感到難受,睡不著覺,起身到附近兜轉。于煥看見她,一路跟在後頭。然後快速走向前告訴恩星,留在他身邊,別離開他,他喜歡她,想擁有她。忽然瞧見她脖子上的項鍊後,忍不住地吻了她。

 

【第22集】

恩星哭著推開他說不可以,他們之間還有承美和俊世。況且她還要找尋恩宇的下落,請于煥別追上來,然後漫無目的一個人到處遊走。完全不知道另外兩個人早就急著遍訪他倆蹤影。

沒多久,兩人若無其事的回到臨時住所。承美按耐不住,連問好多問題。而俊世故作鎮定,忙著準備餐點。之後,他提議欣賞東海美景。忙亂一個早上的承美原本想放棄,但看于煥似乎有意前往,她只好忍受疲憊陪同出發。途中,由於冰柱林立,俊世體貼拿起外套披在恩星身上。于煥依樣畫葫蘆,默默地幫恩星擋冰柱順勢流下來的水滴。晾在一旁的承美愈看愈不是滋味,氣急攻心,整個人昏倒過去。于煥見狀,迅速背著她離去。也許人過於勞累,于煥無奈只好將她載回首爾。

 俊世約于煥出來見面。二話不說,馬上揮出二拳。他告訴于煥這是回敬他之前掩飾心意、幼稚打俊世的那一拳,另外一拳就是于煥把俊世的話當作耳邊風的代價。于煥非常不高興,他認為自己也有喜歡恩星的權利,並非俊世一人可以。俊世提醒他,可別忘了承美的存在。更何況她和恩星關係匪淺,除非得先整理清楚,否則不管對誰都是一種折磨。

當初備齊的證據以為就是籌碼,至少順利趕走恩星。可是照目前情況看來,反而有助於恩星在于煥心中占有一席之地。恩星繼母彷彿覺得承美勝算不大,於是建議女兒提早放棄對于煥的愛慕。她哪能接受,歇斯底里地叫喊,假若現在要放棄,那她當初何必和母親一起做壞事。她無論如何絕對辦不到。

 于煥將恩星先前掉落在家裡的項鍊還給她,並且告訴恩星,他認識的某個人也帶著同款項鍊,也同樣喜歡彈鋼琴,有機會可以介紹他們認識。東海合約已經確定成功加入KURUZI,恩星急著找于煥,告訴他這個好消息。兩人高興過頭,痛快地相擁一起。奶奶不久後也從店長口中得知這次得標的好兆頭,她老人家簡直興奮的無與倫比。但突如其來的頭痛,讓她不支倒地。

 

【第23集】

因為腦溢血,奶奶的暈倒,讓家人嚇壞了。于煥和恩星急忙趕到醫院,她老人家尚在手術中。醫生告知家屬,患者在檢查中發現老年癡呆的初期症狀。此事非同小可,于煥追根究底,才知道家人先前根本毫不關心奶奶的身體,如今說再多,都是多餘。他很懊悔自己年少不懂事,也氣奶奶為何獨自吞忍。他祈禱上蒼,希望奶奶平安渡過這次危機。

于煥家人仍然無法諒解恩星,她們將恩星擋在病房門外,不準她探視昏迷不醒的奶奶。恩星固然著急,但不想為此而分心,只好默默等待,不敢離開太遠。

 公司群龍無首,朴理事打算改朝換代,他聽從承美母親的慫恿,聯合股東們商討緊急會議。接著又投訴韓日報,指出真誠食品張社長,現在患有老年癡呆初期。股民們因此人心惶惶,紛紛釋出小股。朴理事再以俊世名義,購買跌價後的股份。然後大剌剌出現于煥一家人面前表明,只要能夠證明社長不是正常情況下定的遺囑,也許可以申請無效訴訟。如此一來,所有財產均能保住。于煥實在聽不下去,他大聲嚇阻,奶奶只是睡著而已,要他們停止談論。 

于煥製造機會,請母親回家休息。之後他聯絡恩星,請她上樓來看奶奶。當她看到奶奶時,整個人崩潰。她很後悔為何沒將實情說出來,也感激奶奶對她恩同再造。于煥也向奶奶深情喊話,希望她快點醒來。

 

【第24集】

昏迷一個星期,奶奶終於醒來。她甦醒的那一刻,于煥和恩星陪伴在旁。恩星感謝老天爺,同時也意識到,自己即將離開分店的事實。

 于煥撥空約了承美,他坦言自己對承美只是出自關心,就好像哥哥基於保護妹妹一樣。他要承美理解,他曾經是個隨心所欲、自私自利的人。經過這一段時間磨練、洗禮後,彷彿脫胎換骨似的。所以他明白,過去荒唐的日子,就讓它隨風去,當然這也包括承美。現在的他,只想為恩星活。他拜託承美不要執迷不悟,對於她之前圓的謊,要有勇氣承擔。

當恩星確認自己的感情後,對俊世難免有負擔。她抱著愧對的心情面對俊世,希望他別在等待。她其實不想辜負俊世,可是偏偏造化弄人,讓她喜歡于煥。

 朴理事在購買的材料等級數中動了手腳,營運資金一度陷入困境。社長對品質要求,一向是拍胸脯、掛保證,守承諾是她經營振生不變的方針。朴理事吃定她這點,才會挖洞給她跳。他還主張召開臨時股東會,提議解除代表理事職務,目的就是要讓社長下台。于煥發心,誓言請託股東們大人大量。另外,他也擺低姿態拜託公司員工,”真誠是他奶奶三十年的心血,她雖為創立者,但若沒有員工付出,哪有今天成就的她”。恩星負責攝影,她打算將這段影片po在網路上,然後集結更多人的力量,挽救真誠。于煥的真情呼喚,絕大部份的員工都給予支持。

承美調查公司資金流向時,發現真誠的會計賬目差額差距相當大,她合理懷疑,俊世父親涉獵。為避免它的公開,她告訴俊世,股東會勢在必行,請他別因小失大。 

 

第25集】

臨時股東會如期舉行。俊世以一匹新竄起的黑馬出席,但在最後一刻,選擇放棄。

于煥趕在投票前,和恩星說服股東們高抬貴手。他們手中握有真誠職員的支持同意書。股東們決定維持原案,社長職務不變。承美從同事口中,得知社長未被罷免,她心情因此變得沉悶。她聯絡俊世,問問他到底想些什麼,帳簿作假一事該怎麼辦。俊世不耽心承美會不會交出帳簿,而是他認知于煥的心早就飛往恩星那裡。既然已成定局,他又何必在意。他告訴承美,趁早走出來,以免愈傷愈重。「後悔是在能做出選擇的時候,做了錯誤選擇說的話」承美根本回不了頭,只有走一步、算一步。承美她媽再怎麼會算計,也算不出自己會走到這個胡同。她唯一愧對的,就是女兒承美的感情事。朴理事因為兒子俊世投票棄權,導致全盤皆輸。他確實低估社長30年的人生。

 俊世到奶奶那兒請安賠罪,對於父親愚蠢的判斷,也示意請求饒恕。看在俊世代父出征,承擔那麼大壓力的份上,奶奶只好作罷不再追溯,況且朴理事就算沒有功勞,也立下不少苦勞。

恩星整晚翻來覆去睡不著,她從股東會場上見到俊世後,再也沒有他任何消息,心裡七上八下無數次。于煥就是怕她操之過急,才跟她說起俊世到過家裡的事。然而她卻關心過頭,隱約在哭。于煥認為區區一個俊世,值得替他流淚嗎。恩星把之前曾經受過幫助的大大小小事件,全都敘述完整。基於這樣,才會覺得心疼。于煥聽了很不是滋味。他陪恩星回家一趟,奶奶要找她繼續承接財產。不過她一口回絕掉,理由除了找恩宇的約定不變之外,她還有一個開發新菜式的夢想等著去實現。恩星同樣把這段話告訴于煥,也許短時間內會離開分店。于煥叫她再等等,別那麼快下結論。

 

【第26集】

承美看到恩宇和于煥在一起,她躲在一旁,驚訝的說不出話來。於是她取消和于煥的約會。因為相處久了,所以了解恩星絕不是如承美所說的的那般惡劣,奶奶和于煥都感同身受。恩星對日後要完成的夢想相當堅持,至於她從何時開始喜歡于煥,她也不清楚,只知道某一瞬間,會因為那個人的喜怒哀樂而有所起伏。

恩星父親用餐時,無意間看到恩宇的尋人啟事。他意識到事情並不單純。他去找恩星繼母,也就是承美的母親,轉達他準備要投案自首,那女人自是驚惶失措。承美同樣質疑母親,同時告訴她恩宇的下落。承美希望事情趕緊了結,恩星姐弟可以團圓,到時再請求于煥原諒。承美母親隔天一大早去確認過後,她有了新的打算。首先將店轉讓,然後去找恩星。請求她帶著錢和恩宇離開韓國。但前提下,恩星若不做出決定,絕不會知道恩宇現在何處。她請恩星見諒,這是唯一能保障承美的感情。

 于煥看恩星沒精打采的,帶著哭腫的雙眼來到分店。他的側隱之心不知不覺犯起。他告訴恩星,假若她難受、不愉快或者需要幫忙,儘管來他這裡,他可以做的很好。恩星並不是懼怕繼母的威嚇,只是她太想念唯一的弟弟恩宇,所以她願意接受繼母的提議,選擇離開。繼母害怕恩星反悔,她主張東京換班時,讓恩星姐弟相見。

 離開前夕,恩星買了頂帽子及零食去看奶奶,奶奶似乎看出端倪。恩星與家人逐一道再見後,于煥聲稱要送她。她心想,反正還有一天相聚的時間,不如和于煥徹底瘋一天。兩人為自己精心打扮一番。恩星還因此故意遲到數分鐘,她想嚐試男朋友等她的感覺。她還說,這是她在韓國的第一次約會,理所當然要試試情侶們會做的事。她一開始選了一部恐怖電影,又和于煥去吃飯,接著到處閒逛。于煥牽起她手,早已忘了喊累。恩星突然想大玩親一下,于煥卻嚇一跳。雖然他也想。不過他說希望也有一個屬於他想要的約會。恩星放開他的手,目送他離開的同時,她在心口上默默地與于煥道別。

于煥隔天上班時,左等右盼都沒看到恩星來上班。他才苦腦著,店長就來告知恩星提出辭呈之事。他急忙趕到恩星住處,也從房東那裡得知恩星一早就提著行李走人。于煥意識事態嚴重,他速速趕到機場攔截恩星。同一時間,恩星父親和俊世也接連到來。

 

【第27集】

恩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父親居然毫髮未傷站在她跟前,她跑上前去與父親相擁而泣。同時自白與承美母親交換的條件。俊世建議恩星先打個電話問看看。繼母那頭傳來恩宇因為生病無法前行的謊言,要恩星先別上飛機,讓她靜候佳音。于煥總是搭不上話,他隱約發覺承美似乎編了不少謊話。他聽從奶奶指示,將恩星父親接至家中探討對策。奶奶認定承美母親不是省油的燈,要她親口坦承犯錯,勢必要下一番功夫。奶奶請于煥母親出馬當先,打電話商請承美母親,奶奶恭候大駕。承美母親心裡雖仍嘀咕,但還是依約前去。沙發剛坐不久,樓梯那頭,,恩星父女一步步向她靠近。她驚魂未定地看著一老一少,心裡大概有譜,眼看真相快被揭開,她顧不得形象,大聲咆哮,這不是她的錯,要怪就怪恩星父親。奶奶大發雷霆指責她,不管如何,也不能拋下孩子,更何況恩宇非於常人。她感覺情勢愈來愈不利,此地不宜久留,於是拍拍屁股閃人。

 于煥本想約承美在朋友pub店把話說清楚,沒想到恩宇的失蹤,讓他聯想起朋友所謂的表弟是否就是高恩宇。為了解開這個謎團,他到處尋人。偶然間他停在教堂外,聽到脆耳的琴聲一陣陣傳來,他往內一瞧,的確有個大男孩正在彈琴。他走上前一看,發現那男孩脖子上的項鍊與恩星一模一樣,他確定男孩就是恩宇。他帶恩宇回家,讓他們一家三口終於得以團圓。從恩宇口中片段拼湊得知,繼母的確將他丟下,人就不知去向,才會兜了那麼大的圈子。恩星忍無可忍,她要揭發繼母的惡行。于煥自願乘載,根據表管家提供的住址,來到承美家。恩星父親上門二話不說想甩承美母親耳光,恩宇以肉身抵擋,他怕媽媽疼,叫爸爸別打。他跟繼母說,他有聽話喔。承美實在沒臉待著,她一個勁兒的往外逃跑,恩星隨後跟上去。承美坦言所有的錯誤,她太害怕失去有煥,才會害恩星一家人流離失所。她懇請恩星原諒,放了她們母女。于煥徹頭徹尾都沒離開半步,他無法置信,他所認識的承美居然那麼可怕。就不過區區一個鮮于煥而已,哪裡值得他如此用盡心機,狠心拆散人家父女。

 恩星父親依計行事,去警局自首備案。俊世父親當作還債,以律師身份出席陪同。

 

【第28集】 完結篇

承美母親禁不住一再打擊,所剩無幾的她,本想做傻事,及時被承美阻止。她終究逃不過命運的摧殘,隨著整件事攤在陽光下,她意識到做人不能貪心,她將名下所有的財產,原封不動全還給恩星父親,請求他的原諒後,她打算和承美遠走他鄉,從此不相往來。

所有事情總算告一段落。恩星很想出國留學深造,完成她夢寐以求的理想。她告訴于煥這個計劃,于煥卻步,硬是反對,不准她去。奶奶早就熟悉他心思,建議于煥不妨也跟著去留學,別可憐兮兮的煎熬自己。恩星父親的一句話,頓時讓恩星明白,愛要及時,不要一而再等著錯過。這一對傻瓜終於體悟對方的重要,兩人急著要告白。恩星排除萬難來到跟前,請于煥務必要等她回來。于煥請她放心,他有信心可以輔佐奶奶,找回健康的身體。

奶奶召集開家庭會議,她當所有家人的面,將先前要給恩星的遺囑撕毀。她言明,公司所有職員都能持分她的股份,這樣一來,”真誠”才能確實穩固。至於其它財產分配,她全權由于煥保管。于煥肯定奶奶的做法,他感同身受,公司職員在股東大會奮戰不懈的那一刻,印證奶奶所說,「公司不是她個人的,而是職員們辛苦點滴攢下來的」。

于煥收買小舅子恩宇的心,讓他別忘了,要守護好恩星的一舉一動,如果發現她有居心不良,馬上電話聯絡。于煥從來沒有忘記,他和父親最後約會的地方。他想讓恩星一同分享,所以著手安排他非常憧憬的約會。恩星提早五分鐘出門,于煥早等在門外。他們到了目的地,于煥拿出氣勢,想要親自為恩星準備一頓美食,他讓恩星期待著。時間分秒過去,好不容易七拼八湊的,食物全端上桌。恩星開始品嚐,她期待聽到于煥對她愛的呼喊,但總是落空。她乾脆直接了當跟于煥咬耳朵,輕聲訴說著”我愛你”之後,真正結束《燦爛的遺產》的故事。

燦爛的遺產7 燦爛的遺產16

 燦爛的遺產11

http://tv.sbs.co.kr/usan/index.html 
線上欣賞http://bk.pps.tv/ct202644741/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ngan73 的頭像
lingan73

雨令

lingan7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