陽光普照風和悅麗,雖已近中午但還是讓人想到郊外走走享受著日光浴。 

電話鈴響起。半晌,當他要接起突然電話聲停止,有點火大但還是賴在床上不肯起。 

昨日他拍到凌晨五點多才回來,洗個澡弄個毛片已早上八點了,才剛剛睡著,電話聲就來。 

【碰】的一聲,門被打開。 

那個人已來到他的床沿,唉! 

「起床囉!快點,不要賴床了。」催促地。 

向日 晴將床單翻開,坐在他身上將他拉起。「你還真的有點給它重哩;快啦!」 

其實這整個禮拜,她都是這樣叫他起床。難道她一點都不知男人的自制力是非常薄弱嗎?而且現在的姿勢實在真給它曖昧。 

想起第一天,她可真嚇壤,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啊!誰叫他平常睡覺時,都是回歸大自然沒穿衣褲放鬆心靈。 

越是想就越覺得好笑,不禁啞然失笑;全然不曉她已氣沖沖地盯著他。

--他在笑什麼,有什麼事這麼好笑不能告訴我?

氣憤地問道:「有什麼好笑?不要笑的那麼可疑好嗎?」

「沒有哇!那有什麼事好笑,別多心了。」

「沒有?」疑問著。瞧他肯定的點頭,雖有可疑,但她決定放過他。

黎書霆驀然發覺腹部一股慾望已不由自主然然上升。立即起身跳下床衝進浴室。

向日 晴瞬息趺坐床被上,氣呼呼的大聲吆喝:「你幹嘛?要起來也不先通知一下。」又小聲喃喃自語。「還好趺坐在床墊,不過等會,嘿!嘿!嘿!你就慘囉!」又朝浴室大

喊道:「你媽打電話來摧了,請不要再磨菇了。」

待續。。。。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ngan73 的頭像
lingan73

雨令

lingan7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