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要不要來一杯咖啡。」向日 晴問道;又非常自負地言道:「我煮的咖啡可是一級棒喔!」 

「是嗎?那我可要品嚐﹑品嚐。」他笑著。 

「看你的樣子,好像是不信我囉!」走向廚房。 

黎書霆跟後佇立在門牆雙臂環抱胸前,一言不發注視著她嬌小的身影;有一股想保護她和疼愛她,還有一種思緒想擁住她和吻她那小嘴。 

驟然覺醒,問自個為何有這種想法。 

--我還不知人家姓什麼叫什麼? 

「我還不知妳叫什麼?」 

「你也沒說啊!為什麼我要告訴你。」

「黎書霆。」簡單扼要。

「我當然知道你誰,你是霏霏的小哥啊!我就說嘛!難怪倆人這麼像。」覺得自己聰明到底了,不禁佩服起自己有這麼聰明決頂的腦袋。

看著她往沙發走去窩在沙發一角,優閒地喝著咖啡。

「妳還沒告訴我妳叫什麼?」

「向日 晴。霏霏的朋友。」看他開口又問,立即言道:「霏霏說這裡暫時沒人住,而我又剛從日本回來沒地方可以去,當然錢也是一個問題,於是免費借給我住,所以嘿!嘿!嘿!」笑嘻嘻地。

向日 晴裝傻咍笑;但總覺得好像有預謀似的笑容。

黎書霆感到心裡發毛,而她的笑讓人有股冒然驚懼。

「所以妳就搬進來也不問問我的意願。」臉上盡量保持笑意。

「有啊!只是你那時已經不知跑去哪兒去了?」露出一臉無辜的面貌。

「有嗎?我怎麼不知道呢?哪時候?請妳給我一個較確定的答覆,我可沒時間陪妳玩捉貓貓。」氣急敗壞的道。

--可把我一年份的好脾氣給先預約了,再好的脾氣也會被她氣昏!

「別生氣嘛!喝口茶解解火,不然火氣一上升可是會便秘喔!」綻放著笑靨。

他全身緊繃著;有股想殺人來洩忿。

向日 晴感受到他那漂亮的眼珠開始變化著;趕緊答道:「在去日本的時候;你不可以怪我,我也是不得已的啊!況且是伯母叫我搬進來住的,說好就近照顧我,所以我不能辜負她老人家的心意拒絕她吧!如你有疑問,你可以打電話回去問問看不就知道了。還有你現在不能趕我走,我可是有龐大的靠山哦!」

聽完她所講的,不覺有種被陷害的感覺,在心中不斷的打問號,於是決定打通電話問。

向日 晴在一旁靜觀其變,看看有什麼風吹草動。

黎書霆拿起電話撥號。「喂,奶媽是我書霆,我媽在嗎?」

「媽,是我,對,回來很久了。好,我會回去。是﹑是﹑是,好我會我一定會照顧她。」轉過頭看她,而她臉上綻放著優越地氣勢與笑靨。

「會,我會把她養的【白白胖胖】的;好﹑好,我知道。」黎書霆特別加重【白白胖胖】四個字的語氣。

--對!她是有龐大的靠山,那個靠山就是母親大人。她說的話沒人敢反抗,唉~還真是名副其實的【武則天】啊!

「這禮拜天回去,會帶她回去,我一定記得,不會忘的,放心啦!」

瞧她笑呵呵,還不時朝他做鬼臉,還真夠滑稽。

又瞧她一直逗著自己,渾然不曉自己已是滿臉笑意。

「嗯」敷衍應聲。

而那頭找已掛斷電話,他卻還渾然不知,還頻頻回應。

「喂!書霆哥該掛了,黎媽媽早已掛斷電話。」

「呃?」頓了一會,即掛上話筒看著她,喃喃道:「真是個鬼靈精。」

--我也真是倒楣到家了,我哪來的美國時間照顧她,我自己都快三餐不繼還自找麻煩!

 

 

 

 

待續。。。。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ngan73 的頭像
lingan73

雨令

lingan7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